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雷锋报彩图高级会员版 > 正文

百合图库最新彩图 修复时 画面缺失的部分该不该接笔补全

发布时间:2018-02-02 点击数:

  (本版图片由中国美术学院古籍鉴藏与修复国际研讨会会务供图,图片版权归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中国书画修复师萧依霞所有)

  对于一张破损的古画,修复好之后,画面缺失的部分该不该接笔补全,业界一直存在不同观点的交锋,至今仍没有统一的标准来遵循。当下的普遍做法是,中国大 陆博物馆的古书画修复师会倾向于在画意破损处进行补笔,而中国台湾、美国、日本等博物馆采取的做法是只有全色没有补笔。

  台北故宫博物院书画处处长刘芳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态 度也是只全色,不补笔。“现在的修复师即便会画画,也不见得会了解古代画家的风格,所以让他勉强去(补笔),肯定没有办法恢复到那件作品原来的面貌。与其 那样,我们宁可说在远观的时候,整个色调能够掌握到原画的感觉就够了,笔触的部分,我们持保留态度。”

  现已退休的上博古画临摹专家沈亚洲,1972年以绘画特长被招聘进上海博 物馆,之后被分配到古画临摹组,师从徐又青。退休前的沈亚洲在上海博物馆除了从事书画临摹复制,还承担着大部分书画的接笔工作。“一般来讲,要请比较专业 的,专门从事书画临摹复制的人来接笔。因为接笔跟创作是两回事情,画画得好不一定接笔就接得好。接笔的人要深知画意、用笔和画作在当时朝代的习性。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情况也一样,主要是由临摹古画的人负责补笔。”

  沈亚洲说,改革开放前在国外博物馆从事中国画修复的大部分都是日本人,中国的裱画师在国外的博物馆从事古画修复工作已经是1980年代以后的事了,他们 出去之后也逐渐开始有接笔了。比如第一位进到国外的博物馆工作的中国裱画师邱锦仙,她认为所谓的修复就是修复以后要复原,如果洞还是留在那里,那这样的要 求对修复师而言其实是更方便,修复得跟原来一模一样让别人看不出来,这才是水平。“所以我认为全色和补笔还是非常重要的,西方人不赞成补笔,认为要留着不 动,对他们是很方便,其实是技术不够。在大英博物馆我都是按照原来上海博物馆的要求,我师傅们传承下来教授给我的方法修古画,他们看了我做的以后,都比较 尊重我的做法。”

  陈若茜

  对于一张破损的古画,修复好之后,画面缺失的部分该不该接笔补全,业界一直存在不同观点的交锋,至今仍没有统一的标准来遵循。当下的普遍做法是,中国大陆博物馆的古书画修复师会倾向于在画意破损处进行补笔,而中国台湾、美国、日本等博物馆采取的做法是只有全色没有补笔。

  在古书画修复装裱过程中,接笔时常被提及。然而接笔并不属于书画修复装裱的必备流程。

  对于全色(全色就是在画心有破损的补纸或补绢上,使用颜料填入与画心基本底色相近的色调)与补笔(补笔又称接笔是更进一步将缺损的地方依照画意添加线条 或颜色。)是不是应该适可而止的议题,沈亚洲说,上海博物馆有一位很有名的专家,改革开放以后,去了一次美国,回来后跟他们说,以后我们裱画,不要全色、 接笔了,理由是国外修复都是不全色、不接笔的。为此,沈亚洲专门去咨询了谢稚柳,谢说,“西方修复不全色不接笔,是因为他们没有中国书画接笔的技能。中国 书画用的材料是纸与绢。纸千年绢八百,是一种自然规律,到了一定的时间,它就会自然龟裂,自然老化。如果说我们一千多年以来收藏、留下来的书画,修复时不去全色、不去接笔,全是斑斑驳驳的,这种书画还会有人收藏吗?博物馆还怎么展出?所以接笔是一定要的。书画修复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全色接笔这种技术一直是有的,这是中国人的传统!不能丢的!”

  来源:东方早报 

图一 图二 图三

  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中国书画修复师萧依霞在研讨会上介绍了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修复馆藏宋代马远《松溪观鹿图》的过程。当时发现画心命纸空了没黏性, 修复师和研究员紧急磋商,决定揭掉画心命纸,将旧有的不当的全色补笔的补绢一并去画,并将补洞处全成不干扰观者看画的灰黑色。图一为修复师在全色,牛牛高手论坛www425555。图二为 修复前的绘画。图三为修复后的绘画。

  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中国书画修复师萧依霞在前日开幕的中国美术学院首届“古书画鉴藏与修复国际研讨会”上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相左的观点,她认 为:“除了中国以外的其他地方,例如美国两大博物馆或早期日本国宝修复联盟是怎么看待全色的?美国的修复协会最常讲的就是真实性、历史性和还原性。在我们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立场是只有全色没有补笔,因为再怎么厉害的临摹高手都不是艺术家本人,天龙心水 外出时戴好口罩每分钟7-8次呼吸本作售于,我们不能代表艺术家本人连接画意,我们只能将仅存的画意好好保 存,再用折中的方法全色到一个不干扰观者看画的程度。”

  “古代的修复师都是做补笔的,几乎没有像现在博物馆这么保守的态度,就是牵涉到结果论,如果去补绘它结果是好的,那我们可以接受;如果说补绘反而让整件作品的程度降低,那就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且会干扰研究者去研究那位画家的风格。”刘芳如说。